2017年
财会月刊(25期)
工作研究
谈汇率大幅波动下境外EPC合同的外币折算

作  者
郝 佳

作者单位
河南经贸职业学院会计学院,郑州450056

摘  要

      【摘要】境外EPC业务迅速发展,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我国现行企业会计准则无法解决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中外币折算导致的损益计算失真、货币性项目产生大量一次性汇兑差额问题。结合案例,对以外币计价的境外EPC合同的合同总收入和预计总成本的确定、合同总收入与“工程结算”科目的配比关系以及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的会计处理等问题进行了研究和分析,就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汇率大幅波动环境下,境外EPC合同外币折算问题提出建议,以便更加公允地反映该期间企业的真实财务状况。
【关键词】境外EPC;汇率;会计核算;外币折算
【中图分类号】F23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994(2017)25-0049-7一、引言
21世纪以来,伴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和融合,我国境外EPC(Engineering Procurement and Construction)业务得到迅速发展,EPC合同作为一种集提供设计、设备和施工等为一体的综合性服务合同,受到境外业主的广泛认可。目前,我国境外EPC合同主要遵循2006年发布的《企业会计准则第15号——建造合同》(CAS 15)和《企业会计准则第19号——外币折算》(CAS 19)进行会计核算,但企业在具体会计工作中出现了以下主要问题:
其一,CAS 19只对已发生的外币交易及资产负债表日货币性项目和非货币性项目的外币折算进行了规范,并未对适用CAS 15的境外EPC合同的预计总成本和合同总收入的折算进行规范,在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由于选择的折算汇率不当造成EPC合同在各个会计期间损益严重失真,甚至在境外EPC合同结束时,为冲平“工程施工”、“工程结算”和“预收账款”等会计科目,产生大额的收益或损失。
其二,根据CAS 19的要求,货币性项目在资产负债表日因汇率波动产生的汇兑差额作为“财务费用——汇兑差额”,境外EPC合同在建设期间,会产生大额的货币性项目,如“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等,在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这些货币性项目在资产负债表日产生大额的一次性汇兑差额,对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的利润产生重大影响,不利于报表相关者理解和使用会计报表。
本文拟在CAS 15、CAS 19的基础上,围绕境外EPC总承包合同的商务模式,深入总结分析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中外币折算存在的问题及其产生的原因,就汇率大幅变动下境外EPC合同外币折算提出建议,以便更加真实、准确地反映境外EPC总承包合同建设期内不同会计期间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
二、境外EPC合同及其核算
(一)境外EPC合同概述
1. EPC的概念。EPC即工程总承包,是指总承包商受业主委托,按照合同约定对工程建设项目进行设计、采购、施工、试运行等实行全过程或若干阶段的承包,总承包商在约定的合同条件下,对承包工程的质量、安全、造价和进度进行总体负责。
EPC合同按资金来源的不同可划分为即期项目和融资项目。即期项目是指业主以自有资金按照合同条款根据进度付款给总承包商的项目,而融资项目是指业主用自有资金支付小部分合同款,剩余合同款由总承包商进行融资或垫付的项目。按合同内容可划分为交钥匙总承包、设计——采购总承包、采购——施工总承包、设计——施工总承包等。2. 境外EPC合同的特点。
(1)项目建设周期较长。通常EPC项目建设周期短则2 ~ 3年,长则8 ~ 10年,正是由于项目建设周期长,EPC项目面临的政治、经济、法律和汇率等诸多方面的风险比一般的工程项目要大得多。
(2)合同单价和工期相对固定。通常采用EPC模式的项目为固定价格合同,对工期要求苛刻,原因是业主在投资项目时做过严格的可行性研究报告,为了获得相应的投资回报,项目的投资金额和竣工时间必须限定在一定的范围内。
(3)单个合同金额大。根据《中国对外承包工程发展报告2015 ~ 2016》,2015年中国对外承包企业新签合同额在5000万美元以上的项目有721个,占全部签约额的83.7%,其中,1亿美元以上的项目有434个,占全部签约额的74.2%,10亿美元以上的项目有27个,20亿美元以上的项目有4个。正是由于境外EPC单个合同金额大,汇率的大幅变动会对当期损益产生重大的影响。
(二)境外EPC合同适用的会计准则
1. CAS 15。准确理解CAS 15的规定是正确核算境外EPC合同的基础,CAS 15的主要内容包括以下几点:
(1)建造合同定义。为建造一项资产或者在设计、技术、功能、最终用途等方面密切相关的数项资产而订立的合同。境外EPC合同是总承包商通过完成设计、采购、施工、安装、调试等一系列工作向业主交付一项或一揽子完整的资产,显然符合建造合同的定义。
(2)建造合同类型。CAS 15规定建造合同分为固定造价合同和成本加成合同,境外EPC合同一般采用固定造价合同。
(3)合同分立和合并。合同分立和合并是确定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对象的基础。由于境外EPC项目执行时间较长,有些合同是一揽子合同,因此,是将境外EPC合同分立还是合并进行会计核算,对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各报告期的损益有实质性的影响,为此,准则对合同分立和合并作了详细规定,防止企业人为地通过合同的拆分或合并来控制利润。CAS 15规定,即使签订的是一项合同,在满足一定条件时,也应将合同分立。与此相对应的,即使是签订了若干项合同或对应若干个客户,在满足一定条件时,也要按合同合并进行会计核算。
(4)合同收入。合同收入包含合同规定的初始收入和因合同变更、索赔、奖励等带来的收入。
(5)合同成本。合同成本包含从合同签订至结束所发生的与执行合同相关的直接以及间接费用。
(6)完工百分比法。结果能够可靠计量的建造合同,应使用完工百分比法确认收入、成本。境外EPC合同一般根据累计发生的成本占预计总成本的百分比来计算完工进度,需要注意的是,还没有安装和使用的设备、材料以及预付给分包商的预付款不能计入累计发生的成本中。
2. CAS 19。由于境外EPC合同涉及的诸多科目都要用到外币核算,因此,在适用CAS 15的同时,还适用CAS 19。CAS 19主要内容包括以下两点:
(l)外币交易的初始折算。企业发生的外币交易,应采用交易日的即期汇率或即期汇率的近似汇率进行折算。
(2)资产负债表日外币交易余额的折算。对于外币货币性项目,在资产负债表日由于汇率变动产生的汇兑差额应当作为财务费用处理。以历史成本计量的外币不算做货币性项目,在资产负债表日不进行折算,因此不产生汇兑差额。
(三)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存在的问题
1. 预计总成本中外币合同成本的折算问题。在初次编制总成本预算时,对于外币合同成本应按编制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而当项目开始执行后,随着采购付款、设备发货、分包工程业务的发生,外币合同成本就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已付款和已确认为成本的金额,另一部分是未付款和预计将要发生的成本金额。对于已付款和已确认为成本的部分,CAS 19要求以历史汇率折算的人民币反映在预计总成本中,不再随汇率波动而变动。而对于未付款和预计发生的外币成本金额应以哪个时点的汇率进行折算,CAS 19并未明确。由于准则中没有统一的要求,导致不同单位使用不同时点的汇率对外币合同成本中未付款和预计发生的成本进行折算,这会影响完工百分比的计算,从而影响当期确认损益的准确性。
2. 外币合同总收入折算和当期收入确认的问题。目前,CAS 19对合同总收入的折算并未进行规范,若严格按照准则的要求,对于境外EPC合同来说,最正确的方法应该是外币合同总收入不折算,而对按完工百分比计算得出的累计应确认的外币收入,按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为人民币,将得出的累计应确认的人民币收入减去累计已确认的人民币收入确认为当期人民币收入。用公式表示为:境外EPC合同当期人民币收入=外币合同总收入×完工百分比×资产负债表日即期汇率-累计已确认的人民币收入。
3. “工程结算”科目的折算问题。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应用指南》对“工程结算”科目的解释,“工程结算”科目用于核算企业根据建造合同约定向业主办理结算的累计金额。“工程结算”科目要在合同完工时,将工程结算科目余额与工程施工科目对冲,双方余额为零”。从“工程结算”科目的定义可以看出,“工程结算”科目反映的是总承包商与业主之间的工作量结算,在合同结束时,结算的工作量金额、收入和收款的人民币金额实现三流合一,若严格按照CAS 19的要求,按结算日的即期汇率将结算的外币金额折算为人民币金额,将导致合同结束时“工程结算”和“工程施工”科目对冲出现余额,从而需要调整项目完工当期的损益。
综上所述,由于现行会计准则并未对预计总成本中合同成本和合同总收入的外币折算进行规范,给财务人员在确认境外EPC合同收入、成本时造成困惑。同时,现行会计准则对“工程结算”科目外币折算的规定并不能满足境外EPC合同的会计核算要求,因此,有必要借助案例来探讨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中外币折算的解决办法。
三、案例分析
(一)案例介绍
案例公司是国务院国资委所属中国中材集团有限公司控股的上市公司中国中材国际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材国际”),是全球唯一一家具有完整水泥工程产业链的公司。2005年,公司以EPC和EP总承包模式迅速走向国际舞台并成为国际水泥技术装备、工程市场的主要服务商,从2008年开始,其在水泥工程的国际市场占有率连续8年居全球首位。
公司于2005年12月14日与沙特阿拉伯王国沙特水泥公司(Saudi Cement Co.)签署了Hofuf水泥厂5#、6#两条日产1万吨水泥熟料生产线建设EPC总承包合同(以下简称“SCC项目”),合同总金额为5.8亿美元,5#和6#生产线同时开工建设,其中5#生产线的工期为30个月,6#生产线的工期为34个月,工期从公司收到预付款之日起计算,质量保证期限为12个月。2015年12月23日,公司收到业主的预付款,合同正式生效并开始计算工期。主要商务条款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合同分项价格:合同总金额为5.8亿美元,分为三部分:①5#生产线3.3亿美元,其中,Onshore部分合同价格1.34亿美元,Offshore部分合同价格1.96亿美元。②6#生产线2.478亿美元,其中,Onshore部分合同价格0.9亿美元,Offshore部分合同价格1.578亿美元。③生产管理及维护费用220万美元。
结算方式:由业主开出四个信用证,分别对应5#、6#线的Onshore和Offshore。
付款方式:Onshore部分各阶段付款比例分别为:预付款15%,进度款80%,签发最终接收证书后支付5%,合计为100%。Offshore部分各阶段付款比例分别为:预付款15%,进度款75%,无负荷测试完成后支付5%,签发最终接收证书后支付5%,合计为100%。
(二)SCC项目会计核算及外币折算
1. 确定核算对象。公司签订的SCC项目合同是由两条水泥生产线以及生产管理与维护构成的一揽子合同,而且合同价格还分成了Onshore和Offshore两部分,从会计核算的角度,必须先确定建造合同的核算对象。
CAS 15第五条规定:“一项包括建造数项资产的建造合同,同时满足下列条件的,每项资产应当分立为单项合同:①每项资产均有独立的建造计划;②与客户就每项资产单独进行谈判,双方能够接受或拒绝与每项资产有关的合同条款;③每项资产的收入和成本可以单独辨认。”此外,“一组合同无论对应单个客户还是多个客户,同时满足下列条件的,应当合并为单项合同:①该组合同按一揽子交易签订;②该组合同密切相关,每项合同实际上已构成一项综合利润率工程的组成部分;③该组合同同时或依次履行。”根据SCC项目情况,对SCC项目的合同分立和合并作以下分析:
(1)5#、6#线的生产管理与维护费用的分析。生产管理及维护费用是为业主提供服务,与建造合同不相关,适用《企业会计准则第14号——收入》,在此不做分析。根据合同约定,5#线和6#线有独立的报价和工期,而且由于两条生产线的场地条件不同,必须要独立进行设计,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一项条件;5#线和6#线合同价格是由双方共同谈判确定,分别确认合同价格,并且双方签订了合同表示双方都能够接受,即使是合同双方的任何一方拒绝其中一条生产线的建设,也不影响另外一条生产线的建设,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二项条件;5#线和6#线有单独的报价和独立的设计建造、预算成本,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三项条件。因此,5#线和6#线应该分立成两个单项同进行会计核算。
(2)Onshore和Offshore的分析。Onshore部分的具体工作内容包括现场的土建施工、安装、调试等,Offshore部分的具体工作内容包括工程设计、设备和材料采购等。
第一,分析是否满足合同分立的条件。从工作内容可以看出,Onshore部分有独立的建造计划,但Offshore部分主要是提供劳务和商品,没有建造计划,不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一项条件;Onshore和Offshore部分是与业主经过谈判单独确定,双方都能够接受两部分的价格,但是如果一方拒绝其中的一部分,另一方不能接受,比如公司拒绝Onshore部分的合同条款,业主肯定不能接受,因为公司拒绝Onshore部分,业主就不能建成一条完整的生产线,不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二项条件;Onshore和Offshore部分有单独的报价和预算成本,满足合同分立的第三项条件。因此,Onshore和Offshore不能分立成两个单项合同进行会计核算。
第二,分析是否满足合同合并的条件。Onshore和Offshore是一揽子签订的,满足合同合并的第一项条件;对于业主而言,只有Onshore和Offshore两部分同时完成,才能建成一条完整的水泥生产线,才能产生经济效益,对于公司来说,虽然业主对5#线开出两个信用证,分别对应Onshore和Offshore,但合同约定的工程量的结算涉及设备安装的进度和土建施工的进度结算,因此,这两部分的工作是密切相关的,否则就会影响与业主的结算,由此可以看出,Onshore和Offshore构成了一项综合利润率工程,满足合同合并的第二项条件;从合同约定可以看出,为完成全部工作,Onshore和Offshore部分是同时进行的,满足合同合并的第三项条件。因此,5#线的Onshore和Offshore部分尽管在国内、国外两地分别执行,工作内容也包含工程设计、设备和材料采购、土建施工、安装等工作内容,但满足合同合并的三个条件,应将Onshore和Offshore合并为一个合同进行会计核算。
由此可见,SCC项目5#线和6#线应分开单独进行会计核算,5#线的Onshore和Offshore应当合并为一个合同进行会计核算。
2. 预计总成本外币折算。
(1)预计总成本的定义及编制依据。预计总成本是指根据合同文件和内外部相关资料系统,科学地估计从合同开始到合同结束发生的全部直接成本和间接成本。
(2)预计总成本的编制。境外EPC合同一般都会涉及国际采购,因此,预计总成本的编制必须要按币种预计发生的成本。中材国际为规范预计总成本的编制,专门制定了《工程项目预计总成本编制办法》,要求每个单项合同都必须编制《工程项目总成本预计表》。初次编制项目预计总成本时,外币成本金额应以编制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
(3)预计总成本的调整。从预计总成本与实际发生的合同成本的关系来看,假如合同的执行与预算完全吻合,累计发生的实际成本与预计总成本是相等的,基于这样的等式,预计总成本的外币折算调整的会计核算口径应该统一,要将已经发生的交易和未发生交易的会计核算结果反映到预计成本中去,如果两者不能充分地衔接,就会造成完工百分比计算错误。合同成本的会计核算一般会使用到“预付账款”、“库存商品”和“应付账款”等会计科目,会计核算口径下预计总成本金额应按以下步骤确定:
首先,确定“预付账款”、“库存商品”和“应付账款”是货币性项目还是非货币性项目。然后,确定预计总成本中外币合同成本在资产负债表日的折算汇率。在SCC项目5#线的具体会计核算中,中材国际的做法是用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将尚未付款的外币合同成本折算成人民币。最后,确定会计核算口径下预计总成本中外币合同成本的人民币金额。会计核算口径下预计总成本的人民币金额计算公式可表示为:预计总成本人民币金额=预计总成本中人民币合同成本+“预付账款”的外币金额×付汇日的即期汇率+尚未支付外币合同成本×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
(4)预计总成本调整中外币折算存在的问题。在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应及时调整预计总成本,但在调整预计总成本应采用的方式上存在分歧,主要有两种观点:第一种观点认为应将预计总成本中全部外币合同成本按资产负债表日或预算调整时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第二种观点认为应将预计总成本中的外币合同成本分为两部分分别折算:已计入当期成本的,按账面上记载的人民币金额不再调整;对尚未发生的外币合同成本按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两者相加即为预计总成本的人民币金额。
上述两种观点都存在一定的局限性:一是没有将预计总成本的调整与会计核算口径统一,在计算完工百分比时分子、分母不能配比;二是未充分考虑“预付账款”对预计总成本的影响,势必会把汇率对“预付账款”的影响递延到了确认成本的时点,不符合权责发生制原则。这两种观点都会造成完工百分比计算不准确,从而影响当期损益。下面用一个例子来说明这两种观点存在的问题。
某公司签订了EPC合同,该合同标的只有一台欧洲设备,20×0年12月31日,该公司与供应商签订采购合同,价格为100万欧元,当天欧元兑换人民币的汇率为10,同时支付供应商预付款20万欧元,按当天汇率折算成人民币金额为200万元,该公司预计总成本按当天汇率折算成人民币金额为1000万元。20×1年6月30日,欧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为9,由于汇率大幅波动,该公司对预计总成本进行了调整,预计总成本调整为900万元人民币。20×1年12月31日,该设备已安装完毕,该公司将剩余80万欧元支付给供应商,当天欧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仍为9,折算成人民币为720万元。
该企业在20×1年12月31日发生的累计总成本为920万元,预计总成本为900万元,计算的完工百分比为102.22%,显然不符合会计准则的要求。
(5)对境外EPC合同预计总成本调整存在问题的建议。针对上述问题,本文建议采用基于外币付汇现金流分段计算的方法对预计总成本中外币合同成本进行外币折算,在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对已经支付的外币合同成本,以交易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尚未支付的,使用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用公式表示为:预计总成本人民币金额=预计总成本中人民币合同成本+已支付外币金额按付汇日汇率折算的人民币累计金额+未支付的外币金额×资产负债表日即期汇率。
3. 合同收入外币折算。
(1)境外EPC合同收入折算的方法。主要有两种:对境外EPC合同的合同总收入不折算,对当期确认的收入进行折算;对境外EPC合同总收入进行折算,当期确认的收入不折算。存在以下问题:一方面,以工程是否结算来判断经济利益很可能流入企业的标准与准则的要求不符;另一方面,未考虑到工程结算日与收款日汇率差异的影响。
(2)境外EPC合同收入折算方法的建议。对于结果能够可靠估计的固定造价境外EPC合同,本文建议以收汇的现金流分段对合同总收入进行外币折算。在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对已经收汇的合同金额,以收汇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尚未收取的,使用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这样才能使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与累计收汇折算的人民币匹配。当期确认的收入=合同总收入的人民币金额×完工百分比-前期已累计确认的人民币收入。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的折算用公式表示为:境外EPC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已收汇金额按收汇日即期汇率折算的人民币累计金额+(合同总收入外币金额-已收汇金额)×资产负债表日即期汇率。
4. “工程结算”科目外币折算的探讨和分析。根据CAS 19的规定,对于境外EPC合同,总承包商在收到业主确认的工程结算单时,应按照外币交易会计处理的要求进行核算,按结算日的即期汇率折算为“工程结算”科目的人民币余额。比如SCC项目5#线,2006年7月4日收到业主确认的第一张工程结算单,数据显示双方确认的工程量计价1045万美元,当天美元兑换人民币汇率为7.9935。会计处理如下:借:预收账款8353.21(1045×7.9935);贷:工程结算8353.21。
从上述会计分录可以看出,如果按工程结算日的即期汇率进行折算,待“预收账款”科目的外币金额全部转出时,由于结算日与收汇日的汇率差异,“预收账款”科目还会存在人民币借方或贷方余额。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应用指南》对“工程结算”科目的解释,“工程结算”科目要在合同完工时与“工程施工”科目对冲,双方余额为零。通过会计等式可以推算出,合同完工时,“工程结算”科目余额应等于“工程施工”科目余额,同时也等于合同总收入的人民币金额。如果简单地按照CAS 19的外币交易处理规定进行折算,由于结算日与收汇日的汇率差异,就会造成“工程结算”科目余额与合同总收入的人民币金额不等,进而导致合同完工时“工程施工”科目与“工程结算”科目对冲不平,产生的差异要在合同完工时的会计报表反映,如果汇率大幅波动,会对当期报表产生重大影响。
针对上述问题,为了避免境外EPC合同在对冲“工程施工”科目与“工程结算”科目余额时出现差异,基于会计等式,本文建议“工程结算”科目采用与合同总收入类似的方法进行折算,即:总承包商收到业主确认的工程结算单时,用工程结算单上的外币金额与累计已收汇金额进行对比,对于已收汇部分,按先进先出的原则与工程结算单上的外币金额匹配,按收汇日的即期汇率折算为人民币,对于未收汇部分,按业主确认工程结算单时的即期汇率折算为人民币,两者相加计算得出“工程结算”科目的累计人民币发生额。
5. 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的处理。由于境外EPC合同涉及的外币金额大、收付汇的节点多,在建设过程中会形成大量的“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等货币性项目,以SCC项目5#线为例,建设期间正处于人民币快速升值的时期,货币性项目(除货币资金外)形成的汇兑差额在5000万元人民币左右。因此,货币性项目(除货币资金外)形成的汇兑差额的处理和在财务报表的列报恰当与否,对建设期间各报告期损益会产生重大影响,并对报表使用者理解会计报表产生重大影响。本文探讨的货币性项目只包括“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而不包含货币资金,因为货币资金一旦收取或支付,就脱离了境外EPC合同收入、成本的范围,并不会对合同收入和成本造成影响
(1)实务中汇兑差额的处理存在以下两个问题:
第一,实务中对汇兑差额的处理与CAS 15披露规定不适应。CAS 15第二十八条规定:“企业应当在附注中披露与建造合同有关的下列信息:①各项合同总金额,以及确定合同完工进度的方法。②各项合同累计已发生成本、累计已确认毛利(或亏损)。③各项合同已办理结算的价款金额。④当期预计损失的原因和金额。”这条规定的目的是让财务报告使用者了解建造合同从项目开始到合同结束整个过程的执行情况,包括合同的总金额、损益、结算情况。而境外EPC合同形成大量的汇兑差额在资产负债表日一次性记入了“财务费用”科目,这部分损益实际上分流了合同的毛利,引起了合同总收入或总成本的变化。因此,财务报告使用者从企业披露的会计信息中并不能完整地了解建造合同的执行情况,必须要结合“财务费用——汇兑差额”科目才能了解建造合同的全貌,而“财务费用”的披露没有专门的会计准则进行规范,即使企业披露了“财务费用”的会计信息,一般也只会披露企业全部的汇兑差额,而不会披露具体到各项目的汇兑差额。
第二,实务中对汇兑差额的处理与相关性要求不适应。《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规定:“企业提供的会计信息应当与财务会计报告使用者的经济决策需要相关,有助于财务会计报告使用者对企业过去、现在或者未来的情况作出评价或者预测。”可以看出,会计报表及附注披露的会计信息关键是要看这些信息与会计报表的使用者的各类决策是否相关,是否有助于投资者或管理者根据会计信息进行各类决策。财务会计报告使用者只有根据相关的会计信息才能对企业的业绩进行正确的评价,并根据相关的会计信息对企业未来的损益、现金流量等做出预测。由于境外EPC合同中货币性项目确认的汇兑差额,使整个合同的利润分成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根据现行准则要求核算的合同毛利,另一部分是反映在“财务费用”科目中的汇兑差额。同时,由于境外EPC合同建设期较长,而“财务费用”科目的使用不具备建造合同披露所要求的连续性和直观性。
(2)针对以上两个问题,本文建议对境外EPC合同货币性项目产生的汇兑差额予以资本化,按本文对预计总成本、合同总收入和工程结算的建议进行外币折算,这样汇兑差额的影响就会通过完工百分比的计算平滑分摊到建设期间的各个会计报告期,与一次性将汇兑差额记入“财务费用——汇兑差额”科目的方式比较,汇兑差额资本化能够使建设期间各报告期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更合理、稳定。下面从三方面探讨货币性项目产生的汇兑差额资本化的可行性。
第一,货币性项目产生的汇兑差额是一项与执行合同有关的费用。根据CAS 15的规定:“合同成本是指为建造某项合同而发生的相关费用,合同成本包括从合同签订开始至合同完成止所发生的、与执行合同有关的直接费用和间接费用。”判断某项费用能否计入合同成本的关键是要分析该费用是否为建造某项合同而发生、是否与执行合同有关。境外EPC项目在建设过程中,由于频繁地进行收汇和付汇及上下游结算,产生“应收账款”和“应付账款”等货币性项目是完全与执行合同相关的,由此产生的汇兑差额应当根据会计准则规定计入合同成本。
《企业会计准则讲解》列出了不能计入合同成本的各项费用,包括:①企业行政管理部门为组织和管理生产经营活动所发生的管理费用。②船舶等制造企业的销售费用。③企业为建造合同借入款项所发生的、不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第17号——借款费用》规定的资本化条件的借款费用。例如,企业在建造合同完成后发生的利息净支出、汇兑净损失、金融机构手续费以及筹资发生的其他财务费用。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并不在此范围之内,反过来说,此部分汇兑差额可以计入合同费用。
第二,建造合同成本是一项可以认定为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企业会计准则讲解》对“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的解释为:“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是指需要经过相当长时间的购建或者生产活动才能达到预定可使用或者可销售状态的固定资产、投资性房地产和存货等资产。建造合同成本、确认为无形资产的开发支出等在符合条件的情况下,也可以认定为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资产。”其中,“相当长时间应当是指为资产的购建或者生产所必需的时间,通常为一年以上(含一年)”。由于建造合同执行时间通常都会超过一年,因此,与建造合同成本相关的费用是具备资本化的基础的。
第三,CAS 19并不能完全适用于境外EPC合同。CAS 19只规范了已发生的外币交易的会计处理和外币财务报表的折算,对境外EPC合同的合同总收入、预计总成本等的外币折算并未进行规范或虽有规范但不符合境外EPC合同的具体情况。因此,笔者认为CAS 19更多的是适用于CAS 14确认收入和成本的生产型企业等,并不能完全地适用于按CAS 15进行会计核算的境外EPC合同。因此,笔者建议CAS 19要对执行CAS 15的境外EPC合同的预计总成本、合同总收入、“工程结算”科目的外币折算以及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的会计处理进行完善,以满足境外EPC合同会计核算的需求。
综上所述,笔者认为境外EPC合同在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货币资金除外)形成的汇兑差额应当计入合同成本予以资本化,而不能确认为当期损益。
四、结论
正确预计总成本是执行CAS 15的基础,关系到完工百分比计算的准确性。境外EPC合同预计总成本一般都包含国际采购及当地成本费用,涉及多种外币,选择合适的折算汇率和折算方法是保证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各报告期会计信息真实、准确的前提。在综合分析国内研究结论和公司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本文提出包含外币合同成本的境外EPC合同预计总成本按如下方法进行外币折算:基于外币付汇现金流分段计算的方法对预计总成本中的外币合同成本进行外币折算,在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对已经支付的外币合同成本,以交易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尚未支付的,使用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用公式表示为:预计总成本人民币金额=预计总成本中人民币合同成本+已支付外币金额按付汇日折算的人民币累计金额+未支付的外币金额×资产负债表日即期汇率。
对于结果能够可靠估计的固定造价境外EPC合同,在综合分析国内研究结论和公司实际情况的基础上,本文提出以收汇的现金流分段对合同总收入进行外币折算。在汇率大幅波动的情况下,对已经收汇的合同金额,以收汇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尚未收取的,使用资产负债表日的即期汇率折算成人民币,这样才能使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与累计收汇折算的人民币金额匹配。当期确认的收入用合同总收入的人民币金额乘以完工百分比减去前期已累计确认的人民币收入得出。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的折算用公式表示为:境外EPC合同总收入人民币金额=已收汇金额按收汇日即期汇率折算的人民币累计金额+(合同总收入外币金额-已收汇金额)×资产负债表日即期汇率。
为了避免境外EPC合同结束时对冲“工程施工”科目与“工程结算”科目余额时出现差异,本文提出的外币折算方法为:总承包商收到业主确认的工程结算单时,将工程结算单上的外币金额与累计已收汇金额进行对比,对于已收汇部分,按先进先出的原则与工程结算单上的外币金额匹配,按收汇日的即期汇率折算为人民币,对于未收汇部分,按业主确认工程结算单时的即期汇率折算为人民币,两者相加计算得出“工程结算”科目的累计人民币发生额。
本文从关于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计入当期损益的规定存在适应性问题开始讨论,并对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形成的汇兑差额予以资本化的可行性进行了分析,提出对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货币性项目(货币资金除外)形成的汇兑差额应当予以资本化处理,使境外EPC合同建设期间各报告期的财务状况和经营成果更合理、稳定。

主要参考文献:
曹自刚,何牧林.外币建造合同业务及会计核算方法的思考[J].国际工程与劳务,2015(11).
薛宇.国际承包工程外币会计核算探析[J].中国管理信息化,2013(23).
周金枝.浅析国外施工企业外币报表折算问题[J].经济师,2012(1).
崔为祥.EPC工程合同适用会计准则问题研究[D].北京:华北电力大学,2011.
曾庆杰.浅谈施工企业国际承包工程会计核算与财务管理[J].三峡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0(1).
邱伟恒.基于资产负债结构的我国上市公司外汇风险管理研究[D].长沙:湖南大学,2009.
董青.国际工程承包适用建造合同准则有关问题探讨[J].财会月刊,200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