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
财会月刊(16期)
工作研究
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企业所得税纳税筹划

作  者
李 艳(副教授),赵 燕

作者单位
广东理工学院会计系,广东肇庆526100

摘  要

  【摘要】面对日益复杂的国际税收环境以及瞬息万变的税收政策,特别是在BEPS成果逐渐落实的背景下,企业在无形资产的跨国布局过程中需要对涉税问题加以重视。无形资产的形成与使用阶段的特点各不相同,因此应区别对待。在形成阶段,应利用研发方式的选择以及税额抵免、加计扣除等优惠政策布局无形资产的研发活动;在使用阶段,则可利用不同的无形资产摊销政策、相关收入减免优惠政策以及组织结构安排等布局无形资产。
【关键词】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税收优惠政策;纳税筹划
【中图分类号】F27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0994(2017)16-0036-7一、引言
随着世界一体化进程的逐渐加快,跨国企业希望并且有能力在全世界范围内进行无形资产的布局,以实现资源配置效率最大化。无形资产具有特殊的“溢出”效应(Bresnahan等,1999),不仅有利于企业自身价值的增加,而且能够提高其所在地整体的技术水平与劳动力素质。因此,各国政府积极改善本国的投资环境,纷纷出台税收优惠政策,吸引跨国企业布局无形资产,以提高本国的创新能力。综合利用国际资源跨国进行无形资产布局,已成为企业纳税筹划的重要方法。但是,随着各国反避税行动的开展以及税基侵蚀和利润转移(BEPS)项目的不断推进,企业的纳税筹划行为遇到了一些新的限制,特别是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风险可能会有所提高。目前,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筹划方式过于机械和表面化,往往单纯利用避税地的低税率,而忽略了其他的税收要素以及无形资产布局行为本身,并且这种纳税筹划方法也逐渐为反避税行动所限制。
本文试图从企业进行无形资产布局的整体环节出发,综合考虑影响企业税负的各种要素,针对企业的无形资产布局行为提出纳税筹划方法,在合法、合理的前提下降低企业的纳税成本。
二、无形资产取得阶段的纳税筹划方法
在无形资产形成阶段,只有与取得无形资产相关的支出会影响企业的税负,这一部分支出或是在发生时作为费用于企业所得税税前扣除,或是计入无形资产的成本于未来期间摊销扣除。在无形资产取得阶段,企业的节税收益来自于相关支出税前扣除的抵税作用,即节税收益等于相关支出的税前扣除额与所得税税率的乘积。因此,无形资产形成阶段的纳税筹划重点即为选择允许扣除更多相关费用的高税国布局无形资产。
1. 合理选择无形资产的取得方式。总体而言,无形资产的取得方式可分为直接取得与研发取得。直接取得是指无形资产取得后可直接用于生产经营,包括购买、接受捐赠、接受投资等取得方式,对于以购买方式取得无形资产,企业能够自主选择购买方式。研发取得包括以委托研发、共同研发以及自行研发等方式取得无形资产。
选择无形资产的取得方式,首先应该确定是购买取得还是研发取得。在购买方式下,取得无形资产的相关支出大部分计入无形资产成本;在研发方式下,企业可将整个研发过程分为研究阶段与开发阶段,其中研究阶段的支出作为费用在发生当年扣除,而开发阶段的支出中符合资本化条件的计入无形资产成本,通过摊销在税前扣除。企业应选择以研发方式取得无形资产,因为通过这种方式,企业能够将取得无形资产的一部分甚至全部支出费用化,与资本化后进行摊销相比,费用化能够使企业在支出发生的当期便将相关支出在税前扣除,在考虑资金时间价值的情况下,企业能够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以下举例进行说明。
例1:假设位于中国的A企业对于需要的无形资产具有两种取得方案:方案一为以500万元价格向B企业购买;方案二为企业自行研发,其中研究阶段的支出为200万元,开发阶段的支出为300万元(全部符合资本化条件)。无形资产从研发到投入使用需一年,摊销年限为五年(能够得到税法认可),企业适用25%的所得税税率,不考虑其他成本费用,则两种方案下企业在无形资产摊销年限内的节税收益计算如下(不考虑加计扣除优惠政策):
方案一的节税收益=500÷10×25%×(P/A,4.42%,5)=109.99(万元)
方案二的节税收益=200×25%+300÷10×25%×(P/A,4.42%,5)=116(万元)
与方案一相比,方案二多取得节税收益约6万元,所以应该选择通过研发取得无形资产。特别是考虑到一些国家所提供的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通过研发取得无形资产的抵税作用将更为显著。此外,由于无形资产应用具有特殊性,实际中也更多地通过研发取得。
2. 利用研发方式。在选择通过研发取得无形资产后,企业也需要确定具体的研发方式。在委托研发或共同研发方式下,纳税筹划的关键在于企业所支付的委托费等相关支出能否被税务机关所认可。目前,许多国家对于研发合同相关费用扣除的认定标准较为严格,为了防止企业借此进行不合理的费用扣除,一些国家规定了费用扣除的上限或对委托对象(或合作研发对象,下同)进行了限定。例如,爱尔兰规定可以扣除的研发合同费用不能超过总研发费用的10%,当委托对象为高校或专门研发机构时,仅能扣除不超过5%的委托研发费用;而韩国及英国仅允许扣除支付给高校、科研机构等专门研究机构的委托研发费用。
因此,以委托研发方式取得无形资产时,企业应该选择对于委托对象以及研发费用的扣除没有特殊限制的国家,或者根据特殊的委托对象(如高校、科研机构、个人等)选择能够对此给予优惠政策的国家进行无形资产研发活动的布局。
在自行研发方式下,企业对于研发阶段的划分具有最大的自主权,并且研发支出的归集也能够更多地为税务机关所认可。此时,企业应通过合理划分研发过程,尽量将更多的研发支出作为费用扣除,以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仍以例1中的A企业为例进行说明。
例2:A企业单独研发取得无形资产,年营业收入均为1000万元,其他条件与例1相同。A企业对于研发支出不同的归集方式及相对应的税负情况如表1所示。随着研发支出中被确认为研发费用的数额的提高,A企业获得的节税收益越大,应缴纳的税额越少。因此,在自行研发方式下,应选择对研发支出的归集权能够给予企业较大自由度和较高认可度的高税国布局研发活动。

 

 

 

 

自行研发方式对于企业自身以及企业所在地的研发水平具有较高要求,并非所有的企业都具有充分的研发能力,因此,企业往往需要通过委托研发或共同研发的方式取得无形资产。在委托研发方式下,无形资产的所有权由委托方所有,集团内其他企业使用无形资产需要支付特许权使用费;而在共同研发方式下,无形资产的所有权由参与方共同所有,参与研发的企业之间不需要支付特许权使用费。此外,在委托研发方式下,集团能够自由地进行研发活动布局,将研发费用的抵税作用发挥到最大化;而在共同研发方式下,研发活动分散于不同国家,研发费用可能无法集中地享受最优惠的扣除政策,从而使企业无法获得最大的节税收益。因此,仅就研发阶段而言,企业可以利用委托研发方式进行布局;在同时考虑到无形资产的研发阶段与使用阶段时,应该对不同研发方式下的总税负进行比较,从而做出最优的布局选择。
3. 利用研发费用相关税收优惠政策。在无形资产的形成阶段,主要通过研发费用的抵税作用获得节税收益,因此企业在无形资产研发阶段应该主要利用加计扣除、税额抵免等税收优惠政策进行纳税筹划。
运用加计扣除政策时,企业所能获得的节税收益总额为:节税收益=研发费用×扣除比率×税率。因此,在研发费用一定的情况下,节税收益的大小受到加计扣除比例与适用税率两个因素的影响。笔者比较了企业在不同国家加计扣除政策下节税收益的大小(假设研发费用为1),如表2所示。由表2可知,在比利时、丹麦、捷克以及匈牙利等国家进行无形资产研发活动能够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但是,利用加计扣除政策进行纳税筹划还需要注意:因当年亏损等原因导致研发费用未扣除完的部分是否允许结转扣除,如果无法结转扣除,就会造成节税收益的损失;而如果政策允许无限期向后结转扣除,就能够最充分地利用研发费用加计扣除政策。在提供加计扣除政策的国家中,波兰和捷克允许在三年内向后结转扣除,比利时和丹麦则允许无限期向后结转,其他国家均不允许结转。因此,应该对研发投入及生产经营情况进行预估,做出相应的布局选择。当企业仅考虑利用加计扣除一项优惠政策时,如果加计后的研发费用全部能在当期扣除,可以考虑在荷兰进行无形资产的研发活动;如果研发费用可能无法全部抵扣,则可以选择在比利时布局研发活动。
在税额抵免政策下,节税收益包括研发费用扣除与所得税抵免两部分。其中研发费用扣除的节税收益与上述分析一致,即为研发费用与适用税率的乘积。由于大部分国家的税额抵免政策规定都较为复杂,不仅与研发费用总额相关,还与当年的增加额相关,并且奥地利、丹麦以及日本等国还规定了抵免限额,因此,研发费用抵免所得税的收益难以用统一的公式进行表示,需要根据具体的税额抵免政策进行测算。
大部分国家并不同时提供加计扣除与税额抵免政策,企业需要根据研发投入情况进行具体的计算与比较,同时也需注意以后年度结转抵免的相关规定,从而选择能够获得最多抵税收益的国家布局研发活动,以下举例加以说明。
例3:A集团计划开发无形资产,有两种布局方案:方案一为由位于荷兰的B公司进行研发,方案二为由位于意大利的C公司进行研发。B、C两家公司都具备足够的研发能力,发生的研发费用均符合两国的相关扣除规定。假设研发费用为m,荷兰的所得税税率为25%,允许企业按照研发费用的60%加计扣除,则选择由B公司开发无形资产所能获得的节税收益为:
方案一的节税收益=m×160%×25%=0.4m
意大利的所得税税率为27.5%,允许企业以研发费用的50%抵免应纳税额,但抵免总额不得超过250万欧元,则当研发费用不超过500万欧元时,选择由C公司开发无形资产的节税收益为:
方案二的节税收益=m×27.5%+m×50%=0.775m(m≤500)
当研发费用超过500万欧元时,选择由C公司开发无形资产的节税收益为:
方案二的节税收益=m×27.5%+250=0.275m+250(m>500)
对比两种方案的节税收益发现:当研发费用不超过500万欧元时,方案一的节税收益总是小于方案二的节税收益;当研发费用超过500万欧元时,可以得到节税收益均衡点为2000万欧元(0.4m=0.275m+250),即当研发费用在2000万欧元以上时,选择方案一能够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当研发费用未达到2000万欧元时,选择方案二能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综上所述,当研发费用未超过2000万欧元时,应选择由位于意大利的C公司进行研发;当研发费用高于2000万欧元时,选择荷兰的B公司研发无形资产。
三、无形资产使用阶段的纳税筹划方法
在无形资产形成后,一般由集团内的某一家(或某几家)企业拥有无形资产所有权,同时还有一些企业使用该无形资产生产商品或提供劳务,从而取得无形资产相关收入。在这一阶段,无形资产的布局筹划更为复杂,一方面,无形资产的摊销会影响持有无形资产所有权企业的税负;另一方面,无形资产相关收入会影响拥有无形资产使用权企业的税负,而特许权使用费的支付则会影响所有的相关企业。因此,本文将综合考虑无形资产使用阶段的多种相关活动进行布局筹划。
1. 利用摊销方法。拥有无形资产所有权的企业可以将摊销额于税前扣除,从而获得节税收益,与研发费用扣除的节税收益相似,无形资产摊销的节税收益为摊销额与适用税率的乘积。因此,仅就摊销活动而言,应该选择允许扣除更多摊销额的国家布局无形资产。不同的摊销政策,如摊销年限、摊销方法等的不同,会影响摊销额的抵税作用。特别是考虑资金时间价值时,即使摊销总额相同,摊销时间的不同也会影响节税收益现值,以下举例进行说明。
例4:A企业某无形资产成本为600万元,有三种摊销方案可供选择:方案一采用直线法摊销,期限为5年;方案二采用年数总和法摊销,期限也为5年;方案三采用直线法摊销,期限为8年。假设三种摊销方法均能得到税法认可,其他条件与例1相同,则在三种摊销方法下,企业所能获得的节税收益现值如表3所示。由表3可知,选择方案二可获得的节税收益最多,分别比选择方案三与方案一多11.72万元和3.81万元,所以A企业应该选择方案二,按照年数总和法在五年内进行摊销。

 

 

 

无形资产成本相同时,摊销年限越短、年摊销额越大,节税收益的现值就越大。因此,企业应该选择允许使用加速摊销方法,并提供较短摊销年限的国家布局无形资产。一些国家为特定类型的无形资产提供了较短的摊销年限等优惠摊销政策,例如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允许软件类无形资产最短在五年内摊销,而其他无形资产的摊销年限长达八年,甚至二十年。因此,当企业对特定类型的无形资产进行布局时,应该特别关注相关的优惠政策,对不同摊销方法下的税负进行测算,从而选择能够获得最多节税收益的国家进行布局。
2. 利用与收入相关的税收优惠政策。在无形资产的使用阶段,虽然摊销会影响企业的节税收益,但摊销额较为固定,仅会为企业带来有限的纳税筹划收益。因此,企业在这一阶段的筹划重点应是降低无形资产相关收入的税负。企业取得无形资产相关收入应负担的税额为收入金额与所得税税率的乘积,可见,收入的大小与适用的税率是影响无形资产使用阶段布局纳税筹划的关键。所以,跨国企业应该选择由位于提供与收入相关税收优惠政策的低税国的企业持有无形资产使用权。
近年来,一些国家的“专利盒”及相似政策直接提供了与无形资产收入相关的税收优惠,这是在无分免税,或是降低其适用的税率,可以发现,在比利时、荷兰及卢森堡三个国家取得无形资产相关收入的税负较低。但是,“专利盒”政策一般限定了适用范围,并不是所有的无形资产收入都符合税收优惠条件,如比利时仅对专利产品收入提供税收优惠。因此,在对税负进行测算的基础上,企业还需要考虑其收入的类型,从而在提供相关优惠的国家中选择税负最低的地点布局无形资产。如果仅在表4所涉及的国家中进行选择,若企业取得专利相关产品收入,可以在比利时从事销售活动;而当企业取得其他无形资产收入时,则荷兰是较为理想的布局地。
此外,还有一些其他类型的税收优惠政策可以在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筹划中加以利用。一些国家为特定类型的企业提供了税收优惠,如我国税法规定,经认定的高新技术企业适用优惠税率;还有一些国家对位于其经济开发区内的企业提供优惠政策,如印度规定设立于其经济开发区内的企业出口研发服务取得的收入可以享受“五免十减半”的优惠。因此,在进行具体的布局时,企业可以考虑注册在特殊经济区内或认定成为符合条件的特定类型企业,从而享受更多的税收优惠,进一步降低税负。
3. 利用组织结构安排。无形资产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可以完全分离,集团内取得无形资产相关收入的企业可能并未持有无形资产的所有权,为了保证税率等税收优惠,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筹划还应该遵循以下三项原则:一是应最大限度地减少与特许权使用费相关的重复征税,因此,需要保证特许权使用费在其来源国适用较低的预提税税率,同时能够在支付企业的所得税税基中完全扣除。二是由于受控外国公司规则的存在,即使未进行分配,母公司所在国也可能会对子公司的收入中归属于母公司的部分征税。特别是随着BEPS第三项行动计划的成果——《强化受控外国公司规则的产出报告》的发布,企业无形资产相关收入的取得可能会面临更严格的监管,因此,受控子公司规定的应用范围更为狭窄的国家对于企业布局无形资产更具吸引力。三是无形资产相关收入扣除成本费用后会转化为利润,企业可能会据此分配股利,为了避免重复征税,应确保股利在其来源国应适用较低的预提税税率,同时,母公司所在国应对股利所得实行免税。无形资产使用阶段的纳税筹划同时涉及母公司、拥有无形资产所有权的子公司以及使用无形资产的子公司,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可能无法达到理论上的最低税负,但仍可以参照上述的三项原则,通过集团内组织结构安排降低整体税负。
无形资产的研发活动适宜布局在高税国以获得更多的节税收益,而持有无形资产及使用无形资产的企业应在低税国进行生产经营活动以降低相关收入的税负。但是,无形资产在形成的初期一般由研发企业拥有所有权(委托研发除外),因此研发完成后,需要通过转让等方式由适用较低税率的子公司持有无形资产所有权,如图1所示。

 

 

 


研发公司将无形资产的所有权转让给适用低税率的企业,并取得一定的转让收入;持有无形资产所有权的公司(以下简称“持有公司”)许可其他经营公司使用无形资产进行生产经营活动,并收取特许权使用费;同时,研发、经营及持有无形资产的子公司向母公司分配股利。如果持有公司及经营公司适用较低的所得税税率,股利和特许权使用费适用较低的预提税税率,并且经营公司及持有公司均在受控公司规则适用范围之外,那么集团能够保持较低的税负。需要注意的是,虽然于低税国设立持有公司及经营公司能够极大地降低集团整体税负,但如果仅为了避税而进行这样的组织安排,实际上企业并不履行真正的管理或经营功能,则企业对于无形资产相关收入和所有权的安排并不能被税务机关认可。因此,跨国集团的组织安排应该与实际的生产经营活动相一致,并在此基础上寻求布局筹划的可能性。
如果无形资产的所有权仅被一家公司所持有,那么高额特许权使用费的支付将会增加集团的整体税负。因此,应该选择由使用无形资产的公司共同拥有无形资产所有权,跨国企业可以在共同研发方式下利用成本分摊协议实现这一目标,具体的筹划方式如图2所示。

 

 

 

假设最初由位于A国的甲公司开展无形资产的研发活动,此时位于税率较低的B国的乙公司与其签订成本分摊协议,并约定由其进行更多的后续研发活动以及承担更多的风险,因此也取得更多的无形资产相关受益。在这种安排下,乙公司直接拥有无形资产的大部分所有权,而不需要进行集团内的无形资产转让。由于更多的无形资产相关收入能够适用B国的低税率,因此有利于使用阶段无形资产的纳税筹划。但是,研发费用扣除的抵税作用相对减弱,可能无法在研发阶段将纳税筹划收益最大化,需要企业根据两个阶段的综合税负进行权衡。在成本分摊协议下,需要由乙公司履行更多的研发管理职能,承担更多的研发风险,从而使更多的无形资产相关收入适用低税率。
此外,利用成本分摊协议进行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还需要关注初始阶段对于无形资产的买入过程。如图2所示,乙公司需要对甲公司已经存在的研究活动支付一定的金额,以补偿甲公司的研发投入。与关联公司间无形资产的交易相似,对于研究活动的关联交易同样需要遵循公平交易价格,但特殊的是,这项交易发生在无形资产形成的初期,其价值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并且交易发生的阶段越早,价值的不确定性越大。较之于无形资产形成后再转让,企业在形成初期进行交易能够取得更大的纳税筹划空间。因此,为了降低研发活动的补偿价格,企业应该尽早安排成本分摊协议的签订。但同时,正是由于研发活动价值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交易价格是否公允也会受到税务机关的重点关注,并且可能影响其对成本分摊协议的认定,企业需要对交易价格以及成本分摊方式的确定依据予以充分的说明,并与税务机关进行良好的沟通,以确保企业的纳税筹划方式能够得到认可。
图1与图2所示的组织结构安排都是以授权的方式允许经营公司使用无形资产,这能够满足对某一项无形资产进行布局的纳税筹划需求,特别是专利、商标等类型的无形资产更适合授权经营方式。但是,当需要布局的无形资产为一系列无形资产的组合时,如经营模式、服务系统等,授权经营方式不再适用,应该选择特许经营方式使用无形资产,如图3所示。

 

 


此时,乙公司以特许经营的方式允许丙公司使用无形资产,丙公司向其支付特许费,其他条件与图1相同。在这种组织结构下,乙公司同时控制多种无形资产,相比于授权经营方式,能够使更多的无形资产相关收入适用较低的所得税税率。
此外,还可以通过设立营运中心的方式进行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如图4所示。

 

 

 

 

 

甲公司设立于税率较低的地区,是集团的营运中心,拥有无形资产所有权,甲公司分别委托乙、丙、丁公司进行研发、生产及销售活动,向乙公司支付委托研发费,向丙公司与丁公司支付服务费。在这种结构下,营运中心负责全部无形资产相关活动的管理和控制,而乙、丙、丁公司仅提供委托合同内的单项服务,大部分风险集中于营运中心。因此,无形资产相关收入主要为营运中心所有,能够适用较低的所得税税率。但是,设立营运中心的组织结构可能无法为税务部门所认可,特别是除营运中心之外其他经营企业所在地的税务部门可能认为当地企业不仅仅从事低风险活动,从而提高其应纳税所得额,增加集团的整体税负。因此,营运中心的设立同样应该与集团的实际经营安排一致,营运中心应该具有一定的经济实质,承担相应的管理与控制职能,而非仅为转移利润设立的壳公司。
利用组织结构安排进行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的关键在于无形资产相关收入均适用较低的所得税税率(或预提税税率),从本文涉及的国家来看,在欧盟设立相关企业能够满足布局需求。原因如下:其一,欧盟成员国普遍提供“专利盒”政策,降低了无形资产相关产品、服务收入的税负;其二,根据欧盟利息与特许权使用费指令,在欧盟设立的关联企业间支付的特许权使用费免予缴纳预提税;其三,为了避免影响企业正常的经营安排,对于设立在欧盟成员国或欧洲经济区内的企业,仅在其完全是出于避税目的而设立时才适用受控外国公司规则,而真正具有经济实质的企业不受限制。因此,在无形资产的使用阶段,企业可以选择在欧盟成员国利用上述组织结构安排布局无形资产。
四、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的风险防控
纳税筹划是一项特殊的管理行为,可能为企业带来节税收益,但也可能无法实现既定的纳税筹划目标,甚至可能被税务机关认定为违法行为,从而给企业带来损失。纳税筹划的不确定性与多种因素相关:从外部来看,由于纳税筹划具有政策依赖性与被动判定性,因此纳税筹划行为会受到政策法规更替及税务机关执法行为的影响;从内部来看,由于纳税筹划更多的是一种事前筹划,因此其也会受到企业自身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无形资产的非实体性和功能的特定性增加了与其相关的纳税筹划活动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在BEPS行动的影响下,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筹划面临更大的税收风险。对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的纳税筹划进行风险控制主要可以采取以下措施:
1. 建立风险识别与监控机制。首先企业应该正纳税筹划过程中的风险,明确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行为的复杂性,全面树立风险防范意识。此外,企业应该设立专业团队进行纳税筹划风险的管理工作,相关人员应包括风险评估、税务以及技术各领域的专业人员,从而全面地对无形资产纳税筹划的相关风险进行识别。
风险防控不仅要求企业在纳税筹划方案制定之前对相关风险进行预测,还需要企业在方案的执行过程中进行持续监控。方案制定过程中可能无法对风险进行全面预估,因此需要在执行过程中关注风险的控制情况,及时应对出现的新情况,保证纳税筹划目标的实现。同时,企业也应该重视各备选方案以及纠偏机制的制定。在纳税筹划方案的执行过程中,可能因特殊状况的发生而导致所选方案不再适用或与纳税筹划目标发生偏差,因此需要企业根据可能出现的情况制定多套备选方案,并建立矫正机制,以及时调整纳税筹划方案的执行情况,减少估计不足所带来的风险。
2. 深入把握相关税收政策。企业应对与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相关的税收环境进行深入了解,全面掌握相关的政策法规,密切关注相关税收政策及纳税遵从要求的差异与变动情况,准确把握纳税筹划机遇。对无形资产布局需求较多的企业可以选择分国别建立资料库,并根据税收环境的变化及时地予以更新和完善,降低纳税筹划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的政策风险,保证布局筹划的合法性。
更重要的是,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应该从企业的实际经营需要出发,与企业的发展战略保持一致。BEPS项目的推进为企业的纳税筹划行为带来了新的挑战,合法仅仅是对纳税筹划行为的基本要求,企业的无形资产布局安排更应该具有其合理性。企业应该重视各国为落实BEPS成果所出台的新政策,无论是税收优惠政策的运用,还是组织结构的安排,企业所选用的纳税筹划方法应具有其经济实质,降低相关的政策风险,单纯出于避税目的而制定的纳税筹划方案不仅无法获得节税收益,甚至可能使企业受到税务机关的处罚。因此,企业应该关注BEPS行动所带来的各项新变化,在能够满足经济实质要求的前提下制定无形资产跨国布局方案,并对现有的布局安排进行调整,确保纳税筹划行为的合规性。
3. 保持与税务机关的良好沟通。企业应与无形资产布局地的税务机关保持良好的沟通,全面了解税务机关的征管办法及企业注册、申报等纳税流程,在日常经营活动中保持良好的纳税信誉。在布局方案的制定过程中,主动向税务机关进行咨询,积极争取税务机关对于布局安排的认可,及时取得相关信息,降低无形资产跨国布局纳税筹划过程中可能面临的执法风险。此外,企业还可以运用预约定价安排降低纳税筹划风险。在纳税筹划方案的制定过程中,企业应对布局地的预约定价制度进行全面了解,汇总整理所需的资料,与当地税务机关就无形资产布局的转让定价达成一致。同时,在预约定价安排期内积极配合税务机关的税收征管工作,降低企业的纳税成本,达到企业的纳税筹划目标,实现无形资产的最优布局。

主要参考文献:
David Chambedain,张宇.BEPS以后的转让定价:一种全新的模式?[J].税务研究,2015(10).
广东省广州市番禺区国税局课题组.应对跨境无形资产交易避税问题研究[J].国际税收,2016(1).
韩传模,励贺林.对BEPS最新发展趋势的研析——基于价值创造与无形资产收益权归属视角[J].税务研究,2015(1).
励贺林.无形资产转让定价规则发展趋势及对我国应对BEPS的启示[J].税务研究,2014(8).
石英华,谢敏,张晓莉.营销性无形资产转让定价问题探讨[J].涉外税务,2013(5).
张滢.BEPS行动计划8、成果5无形资产转让定价指引[J].国际税收,2014(10).
赵国庆.跨国公司全球避税安排机制研究——基于OECD“税基侵蚀与利润转移”报告的分析[J].国际税收,2014(3).